你看我的头像他是天使啊

短小不精悍
没什么看头
想和你一起去彩虹的彼端

脑洞全都没头没尾的,总之慢慢往这边堆一堆吧。真羡慕一写就能写几千字的太太啊……

润踮着脚沿墙根摸进了院子,这里很少有人来,以前是个南国来的妃子的住所。她喜欢水,于是院子里挖了大大一个池塘,种满了火一样颜色的莲花。她的殿阁就在水边,推开窗子便是满眼的鲜红一片。帝上宠爱她,她却没命去受这份恩,不过几个月就离开人世。为了表示深情,院子被留下来,房里东西不许人动,莲花照例年年盛开,显示时光未曾停止。
润绕过院子,就看到池子边上坐着人,白皙的肤色圆圆的脸,隐约能听到他拖得漫长的声音和黏糊糊的笑声。润停下了脚步。
他不知道皇叔大野智为什么会在这里,但是他知道自己来的不是时候。他看着大野和旁边的人说了些什么,然后那个人弯腰回应他,再然后两个人吻在了一起。
晚上大野来了胡姬的宫里,送来了些点心说要见润。润硬着头皮走出宫,看着那个人柔和的笑脸不知所措。半晌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来。
“我……下午不是要故意去那个池塘那里的。我不会告诉别人的,皇叔,我真的不会的。”
大野听了他的话,很不可思议似的看着他,笑眯眯地,用他那特征鲜明的语调说
“润在说什么呀,下午润不是在先生那里读书吗?池塘那里大哥说了不让进的,你莫不是读糊涂了?这可不行呀。”
说完摸摸他的头发,又嘱咐了几句诸如“好好读书”之类的话便离开了。走到门口又回头说
“对了润,点心是相叶师傅做的,和也他也很喜欢,我觉得你应该尝尝。”
我不会害你的。
大野的眼神告诉他这句话。
回到屋子里从胡姬那领了食盒,打开后发现里面盛着点心的不是惯常的瓷盘而是红莲的花瓣。

松本先生
你就是我的幸福啊

好热啊感觉夏天要来了

半夜随便写
理性讨论到底为什么过了冬天就是夏天
说好的春天呢?



樱井翔那个时候已经是高中的学生了,和朋友一起在书店或者路上经过的杂货铺门口玩闹是常有的事情。正好是暑假的开始,他揣着零钱就跑到和朋友约好的地方,左等右等朋友也不来,最后等来了朋友给杂货铺里打的电话。
“抱歉啊翔君,今天家里突然有事情,没能去和你玩。下次有时间我再给你打电话,再一起出来吧。”
接完电话,他有些不满地抱怨着。
“所以才讨厌夏天啊,又热又晒,完全没有好心情。”
一下失去了目标的樱井少年把手中的硬币高高抛向空中,又看它划出弧线落到地上,滚了几圈停在别人脚下。那个人蹲下来捡起了硬币,然后摊开手掌,把硬币送到樱井翔的手上。
“你的硬币。”
樱井看着他,小男孩有着浓重的五官和一张包子脸,说起话来倒是意外地很有男子气概。樱井接过硬币,问他
“要不要喝汽水?我请你吧,当做替我捡起硬币的感谢。”
对方高兴起来,眨着眼睛点点头,然后凑到他旁边来和他一起走进杂货铺。
他们沿着夏日午后的街道行走,放任身体带他们去往任何地方。手里拿着波子汽水,摇晃着可以听到玻璃珠撞击瓶壁的声音。樱井翔在和他聊天的过程中知道了男孩叫松本润,是隔壁中学的学生,今年上初一。松本是个特别好的聊天对象,不管樱井说什么,他都能以非常崇拜的眼神和赞美的口吻发出由衷的感叹。
于是高中一年级的樱井少年自尊心得到极大满足,带着他走了整整一个下午。
在太阳的光辉转变为金黄的时候,他们走回了杂货铺门口。松本润向他挥手,特别大声地说再见。
“明天还能来这里和翔君一起玩吗?”
樱井翔想了想,点头同意了。
于是第二天,第三天,到接下来的一个月,附近的居民都看到了一个溜肩的小豆丁带着一个浓颜包子一起嬉笑打闹的场景。
八月到来的时候,樱井翔加入了足球训练营,从此每天的正午到西斜,原本属于和松本小朋友一起玩耍的时间被球场上挥洒汗水消耗体力的运动所取代。他没来得及和松本告别,也没想起来有这回事,就迫不及待地投入到新的人际关系和课外活动中去了。
八月末尾,暑假的最后一天,照例是城市中举办祭典的时候。樱井翔的足球队早早停了训练,所有人都沉浸在欢乐而兴奋的气氛里。他穿上浴衣,跟着父母去了会场。
父母去和神社的神主打招呼,他就一个人在摊子中间穿梭闲逛,偶尔遇到同学,也愉快地打个招呼或者一起玩一下。在捞金鱼的摊子前,他看到了一个好久不见的身影。松本润抬头的时候正好也看到了他,于是露出非常开心的表情,放下手中的小网跑到他面前来。
“翔君好久不见啊!”
原本白皙的肤色似乎晒黑了点,身高好像也长高了,还是一如既往地有活力。他像想起来什么一样,伸手给樱井翔看自己捞到的两条金鱼。橘红色的小鱼在水中游着,透过塑料袋看起来有些可笑,但是的确是充满夏日味道。
他们绕开了大路,顺着小道走到旁边的观景台上,看着不远处人们为了接下来的烟花做准备。
当天空中炸裂开一片色彩斑斓,祭典气氛达到最高时,松本润和他说了什么。但他没听清。等一切都结束了,人群慢慢散去的时候,他问松本。
“你刚才和我说了什么?”
松本润抬头看着他,明亮的眼睛里带着羞涩。
“我说,今天是我的生日。能和翔君一起度过非常的开心。”
樱井翔愣了一下,脱口而出一句“生日快乐”,但是手头又没有能送出去的礼物。想把苹果糖递出去,又想起自己已经舔过了,于是手尴尬地伸了一半停留在空中。松本润倒是没在意,继续说着话。
“我真的觉得这个暑假能认识翔君实在是太好了,我很喜欢夏天,因为我生日在夏天的末尾。但是现在因为有了翔君,我也有理由喜欢上夏天的开始了。如果说要我选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候,那到目前为止,应该就是遇到翔君的那个下午了吧。”
樱井翔不知道该说什么,在他看来这段话的槽点实在是太多了,但是松本真诚的语气让他选择继续听下去。
“说实话这一个月翔君都没再去过那家店了,我也很担心自己是不是被你讨厌了。不过今天见到翔君的时候看到你还是和平时一样对我,我非常开心。没有被讨厌真是太好了。明天就要上学了,接下来能不能再见到翔君也不知道呢。”松本挠挠头发,眯起眼睛笑着,“如果能再见面就好了啊,能的话,我肯定要扑上前去和你打招呼。”
樱井到最后只说了一句“那我等着你来。”然后用一个少年间的拥抱作为和松本润的道别。
后来他每天放学都会注意身边经过的人,期待着能有人扑出来大叫“翔君我们又见面啦!”可事实却是一次也没有。松本润就像是那个夏天他为自己创造出的一个玩伴一样,到最后变成了他记忆的一部分,而没有任何真实存在的证据。偶尔他再去祭典,看到烟火升天,或者是在夏天的末尾和同学一起赶作业的时候,总还是想起来有这么一个人。
他的升学成绩非常优秀,大学也是名门大学,其中的学生来自各地。安稳度过了三年时光,到了最后一年时,他作为学生会代表上台致辞。走出礼堂时,他确信自己听到了一声“翔君”,四处环顾却看不到印象里那个豆包。
第二声响起的时候,有人从背后拍他的肩膀。
“翔君,没想到能在这里遇见你!”
他有点惊讶地回头,看着那个已经长得比自己高的人,过于浓厚的五官和依旧残留些许痕迹的包子脸告诉他那是长大后的松本润。
“哦,哦哦哦。”樱井翔瞪大了眼睛,笑了起来,“你可真是让我一顿好等啊。”于是仅仅维持了一个月却又在他头脑里盘旋了六年的友谊再次获得新生,又将在今后漫长的时间内成长为别的样子。樱井翔想,接下来有机会他一定要告诉松本润,在那个暑假之前,他曾经无比讨厌夏天。

小时候的润包真可爱,想去偷孩子。

松本少年起床去上班结果没到一会就又出来了

前篇点我
例行没头没尾 真的有翔润要素吗我开始怀疑自己了

基本上是爱拔那个全员侦探的设定


经历了一夜失眠后,松本润灌下一瓶咖啡,换衣服去往事务所。高中毕业他就按照好朋友二宫和也的邀请加入了这家名为“岚”的侦探事务所,所长大野智是个步调奇妙的人,慢悠悠的却又有条不紊。二宫和他的青梅竹马相叶很早就加入这里了,他们一个带着电脑在键盘上敲敲打打做技术支持,另一个则是跑上跑下把平时的清扫工作一把揽下,加上大野,三个人配合的也还不错。但这还不够,他们需要找几个能做对外调查工作的人,而松本润就是二宫相中的对象之一。他不知道到底多少人收到了邀请,但最后留下来的只有他一个人。直到一年后,樱井翔也加入了这家事务所。
推开门的时候,只有住在事务所的大野在里面。他笑眯眯地向松本润打了个招呼
“早上好啊,松润。”
松本润迷茫地点点头。说实话他现在开始困得不行了,肉体已经完全支撑不住。他走向自己的座位,摇晃着倒下去陷入睡眠中。
“嘿,醒醒啊松润,这可是工作时间。”
他是被人拍醒的,一睁眼就对上了樱井翔的视线。他一下不知道是处于梦境还是现实,又好像是昨晚纠缠他一整夜的思绪趁梦侵入了真实世界。他跳起来,倒是把樱井翔吓了一跳,失手碰翻了端着的热巧克力。
他看着眼前人一边抱怨自己突如其来的行为吓到对方,一边手忙脚乱地处理过热的液体,头脑逐渐清醒。
没错,这是现实生活,和由月亮照耀下各生朦胧的夜晚不一样,阳光之下没有什么藏得住的东西。不管是调查案件的真相也好,又或者是心里奇妙滋长蔓延的情绪也好,在此刻他都能看个分明,也知晓相应对策。
“抱歉啊樱井桑,是我睡迷糊了,我会再买一杯来的。如果可以的话请让我把弄脏的衣服也一起带去干洗店吧。”
樱井答应了,去厕所换上了大野递过来的衣服,然后把要换洗的交给松本润。然后看着他的眼睛
“那就拜托你了,松本君。”
松本润走出事务所,盘算着下一步的行动。毫无疑问今天晚上他肯定也是失眠的,而对于樱井的事情不解决他可能永远别想在晚上睡个好觉了。与其自己困扰不断,不如把他也拖进来吧。他想着,觉得自己有些恶毒,但又不觉得哪里不妥。
反正他还年轻,甚至都没成年,就算这是个错误的决定,今后总还有时间来挽回使它不至于造成更大的破坏。

松本少年今天失眠了吗

半夜突发脑洞
基本上是爱拔那个全员侦探的设定

松本润难得失眠。
平时很注重养生的他从来都尽量能按时睡觉,大量的调查工作带来的劳累也让他能在躺下的第一时间睡着。但是今天不一样,他失眠了而且眼看这一晚上就要过去,盯着窗外的月亮看了几个小时却连一句月色真美都说不出口,满脑子都是今天庆功会上樱井翔那句
“松润的眼睛真好看啊”
该死。
他敲敲自己的头,有些悔恨地想。他从加入这家侦探事务所以来,扮演小白脸的角色从未失手过,可以说是个玩心高手了。然而却被同事以这么简单的方式撩到,实在心有不甘。
不要管那个人了,不过是个同事而已,外面好姑娘大把抓你何必半夜为一个脸有些浮肿的男人愁眉苦脸呢。松本润试图说服自己。
可每次合眼那个人的一双桃花眼就浮现眼前,又大又圆,真是十足好看又灵动。就只刚见面时那一眼,直直看到了松本润心里去。
“夸我眼睛好看…明明樱井桑的更好看嘛”
完蛋了,绝对完蛋了。
松本润现在开始有点绝望的自暴自弃了,如果当初没有轻易决定加入这家私人侦探事务所就好了,现在真是陷入了了不得的困境啊。
刚满十九的松本少年没发现,虽然内心的确挣扎得十分痛苦,但他表情始终是一种朦胧的微笑。

【P芬】少年曾是神明 01

p芬
大概有12m
小黑可能过个串场
ooc
陈年脑洞

芬达在很久之前就认识Pi了,久到连下界的人间都轮了几番。他们住在神明的故乡,这里的人最大的烦恼可能是死亡,他们魂魄不灭,即使肉体死去,在转世后仍然能以同样的相貌出生,并且继承了上一次的记忆。虽然父母不同,但也并无太大区别。到后来有人改变了他们来到世上的方法后,连父母的问题也解决了,所有人近似永生不变。说是近似的原因是如果有人在这个岛屿之外的地方死去,等待着的结果就与普通人无异,肉体埋入土中而灵魂消散,从此不会再出现在世上。
芬达并不是这个岛上本土的人,Pi也不是,他们是由一位游历世间的诗人带到来的,然后就定居下了。和他们一起的还有一个叫12的男孩,吵吵闹闹的老是摆出一副大哥的样子,芬达年纪还小,就跟着他四处乱跑,是个甩不掉的小尾巴。
一开始三个人咋咋呼呼地几乎要掀翻这片土地,尤其是12,破坏王一样。不管做什么都不会好好做,让他学造床,他就把木块堆在一起;让他砍树,抡着镐子就冲上去了。下矿也是,从来不好好带着火把,挖土的方式也甚是危险。一被大人念烦了,挥舞着TNT就要去炸房子。实在是个危险不过的人。
但后来他慢慢就变了,更有大哥哥的样子。会开始对芬达慢条斯理的说教,夸奖他在学业上的进步,带他去一些奇妙的地方游玩。
怎么就变了呢。
芬达有的时候也会思考这个问题,半天找不出个答案。每当有问题想不出来他就会跑去问Pi,然后花十几分钟缠着他,直到给出一个信服的回答为止。
这次Pi很快就告诉他了,很简单的一句话。
“他最近和那位创世神走得很近啊,大概是受熏陶了吧。”
芬达愣了一下,随口应付着。目光却盯着Pi手中的长剑。是自己最近太沉浸于炼金与魔法的研习了吗,这把剑,Pi是什么时候有的?还有12也是,是末影人那边的那个人吗?还是大家私下传的新一任创世神?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好像自己和他们的关系渐渐就疏远了一点啊,是错觉吗。

【p芬】少年曾经是神明

p芬
渣文笔
ooc
回顾以前视频
越看越虐
曾经的脑洞
但是原文删了
现在挖出来重新写
谢谢你们看了

最近村子里搬来了新的人,他叫芬达,有奇怪的发色和瞳孔,有人说这是被神明认可的象征。每次孩子们跑到门口去和他说这件事时,他总是微笑着回应,眼神却飘忽不定。
其实和芬达这样有特殊外貌的人村里人不是第一次见。不少老人记忆里都有这样的片段,男子在僵尸入侵村子时独自一人保护了全村,天亮后他浑身浴血,长发变为粉色而眼瞳映着鲜红。老人说他的名字叫做Pi,作为战神被供奉着。
芬达听到这个故事时,像是在回忆什么一样闭起了眼睛。
“我也认识这样的人哦。”他睁眼摸了摸孩子们的脸,“他是我好朋友,真的,非常非常好的朋友。”孩子们听到这里,纷纷瞪大眼睛,嚷嚷着要听故事的后续展开。其中一个男孩高高举起手臂,问道:
“你如果认识那个战神,为什么你来这里他不一起来?明明他是这里本土的人,更何况你是他的朋友啊。”
芬达愣了一下,苦笑着说:
“那么久之前的事了,谁说的准呢。你们不回家吗?天都已经黑了哦,再不回去僵尸就要出来啦。”然后他伸出手模仿僵尸的样子走了两步,逗得孩子们哈哈笑着跑了回去。那个男孩跑了两步又回来了,认真地和芬达说了再见。
“晚安,希望你今天有个好梦,以及,明天我能听你讲你和Pi的故事吗?”应付着送走了他,芬达转身回屋,揉了揉因为蹲的过久而酸痛的腿,很无奈的看向窗外。他住的地方算是村子的尽头了,两旁的窗户一边是安静的村庄,另一边则是山野平原,偶尔有人影在上面走动。有可能是僵尸,也可能是守村的战士。红色的光点则是夜半发狂的蜘蛛,但是看高度却是人类的样子。
“到了这里也逃不开吗?”他走出了门凝视远处的那个红点,“我是曾打败你的人啊,虽然胜之不武,但现在的我已经可以光明正大的做到了。所以如果你想报仇就来吧,或者就让我平静地生活下去,每夜盯着这里,算什么啊。”
“来做个了断吧,P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