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我的头像他是天使啊

短小不精悍
没什么看头
想和你一起去彩虹的彼端

好热啊感觉夏天要来了

半夜随便写
理性讨论到底为什么过了冬天就是夏天
说好的春天呢?



樱井翔那个时候已经是高中的学生了,和朋友一起在书店或者路上经过的杂货铺门口玩闹是常有的事情。正好是暑假的开始,他揣着零钱就跑到和朋友约好的地方,左等右等朋友也不来,最后等来了朋友给杂货铺里打的电话。
“抱歉啊翔君,今天家里突然有事情,没能去和你玩。下次有时间我再给你打电话,再一起出来吧。”
接完电话,他有些不满地抱怨着。
“所以才讨厌夏天啊,又热又晒,完全没有好心情。”
一下失去了目标的樱井少年把手中的硬币高高抛向空中,又看它划出弧线落到地上,滚了几圈停在别人脚下。那个人蹲下来捡起了硬币,然后摊开手掌,把硬币送到樱井翔的手上。
“你的硬币。”
樱井看着他,小男孩有着浓重的五官和一张包子脸,说起话来倒是意外地很有男子气概。樱井接过硬币,问他
“要不要喝汽水?我请你吧,当做替我捡起硬币的感谢。”
对方高兴起来,眨着眼睛点点头,然后凑到他旁边来和他一起走进杂货铺。
他们沿着夏日午后的街道行走,放任身体带他们去往任何地方。手里拿着波子汽水,摇晃着可以听到玻璃珠撞击瓶壁的声音。樱井翔在和他聊天的过程中知道了男孩叫松本润,是隔壁中学的学生,今年上初一。松本是个特别好的聊天对象,不管樱井说什么,他都能以非常崇拜的眼神和赞美的口吻发出由衷的感叹。
于是高中一年级的樱井少年自尊心得到极大满足,带着他走了整整一个下午。
在太阳的光辉转变为金黄的时候,他们走回了杂货铺门口。松本润向他挥手,特别大声地说再见。
“明天还能来这里和翔君一起玩吗?”
樱井翔想了想,点头同意了。
于是第二天,第三天,到接下来的一个月,附近的居民都看到了一个溜肩的小豆丁带着一个浓颜包子一起嬉笑打闹的场景。
八月到来的时候,樱井翔加入了足球训练营,从此每天的正午到西斜,原本属于和松本小朋友一起玩耍的时间被球场上挥洒汗水消耗体力的运动所取代。他没来得及和松本告别,也没想起来有这回事,就迫不及待地投入到新的人际关系和课外活动中去了。
八月末尾,暑假的最后一天,照例是城市中举办祭典的时候。樱井翔的足球队早早停了训练,所有人都沉浸在欢乐而兴奋的气氛里。他穿上浴衣,跟着父母去了会场。
父母去和神社的神主打招呼,他就一个人在摊子中间穿梭闲逛,偶尔遇到同学,也愉快地打个招呼或者一起玩一下。在捞金鱼的摊子前,他看到了一个好久不见的身影。松本润抬头的时候正好也看到了他,于是露出非常开心的表情,放下手中的小网跑到他面前来。
“翔君好久不见啊!”
原本白皙的肤色似乎晒黑了点,身高好像也长高了,还是一如既往地有活力。他像想起来什么一样,伸手给樱井翔看自己捞到的两条金鱼。橘红色的小鱼在水中游着,透过塑料袋看起来有些可笑,但是的确是充满夏日味道。
他们绕开了大路,顺着小道走到旁边的观景台上,看着不远处人们为了接下来的烟花做准备。
当天空中炸裂开一片色彩斑斓,祭典气氛达到最高时,松本润和他说了什么。但他没听清。等一切都结束了,人群慢慢散去的时候,他问松本。
“你刚才和我说了什么?”
松本润抬头看着他,明亮的眼睛里带着羞涩。
“我说,今天是我的生日。能和翔君一起度过非常的开心。”
樱井翔愣了一下,脱口而出一句“生日快乐”,但是手头又没有能送出去的礼物。想把苹果糖递出去,又想起自己已经舔过了,于是手尴尬地伸了一半停留在空中。松本润倒是没在意,继续说着话。
“我真的觉得这个暑假能认识翔君实在是太好了,我很喜欢夏天,因为我生日在夏天的末尾。但是现在因为有了翔君,我也有理由喜欢上夏天的开始了。如果说要我选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候,那到目前为止,应该就是遇到翔君的那个下午了吧。”
樱井翔不知道该说什么,在他看来这段话的槽点实在是太多了,但是松本真诚的语气让他选择继续听下去。
“说实话这一个月翔君都没再去过那家店了,我也很担心自己是不是被你讨厌了。不过今天见到翔君的时候看到你还是和平时一样对我,我非常开心。没有被讨厌真是太好了。明天就要上学了,接下来能不能再见到翔君也不知道呢。”松本挠挠头发,眯起眼睛笑着,“如果能再见面就好了啊,能的话,我肯定要扑上前去和你打招呼。”
樱井到最后只说了一句“那我等着你来。”然后用一个少年间的拥抱作为和松本润的道别。
后来他每天放学都会注意身边经过的人,期待着能有人扑出来大叫“翔君我们又见面啦!”可事实却是一次也没有。松本润就像是那个夏天他为自己创造出的一个玩伴一样,到最后变成了他记忆的一部分,而没有任何真实存在的证据。偶尔他再去祭典,看到烟火升天,或者是在夏天的末尾和同学一起赶作业的时候,总还是想起来有这么一个人。
他的升学成绩非常优秀,大学也是名门大学,其中的学生来自各地。安稳度过了三年时光,到了最后一年时,他作为学生会代表上台致辞。走出礼堂时,他确信自己听到了一声“翔君”,四处环顾却看不到印象里那个豆包。
第二声响起的时候,有人从背后拍他的肩膀。
“翔君,没想到能在这里遇见你!”
他有点惊讶地回头,看着那个已经长得比自己高的人,过于浓厚的五官和依旧残留些许痕迹的包子脸告诉他那是长大后的松本润。
“哦,哦哦哦。”樱井翔瞪大了眼睛,笑了起来,“你可真是让我一顿好等啊。”于是仅仅维持了一个月却又在他头脑里盘旋了六年的友谊再次获得新生,又将在今后漫长的时间内成长为别的样子。樱井翔想,接下来有机会他一定要告诉松本润,在那个暑假之前,他曾经无比讨厌夏天。

评论

热度(10)